仙都

第七十四节 过眼云烟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在李一禾体内,魏十七感应到弥罗镇神玺的气息,微乎其微,沉睡不醒。
当日他在灵霄宝殿前降服弥罗镇神玺,执拿现世之印,缉回过去之痕,却被走脱了未来之影,未竟全功,这一道未来之影遁入此方天地,元气耗尽,蛰伏于世人体内,经历轮回,这一世藏在了李一禾体内,恰被魏十七撞个正着。
运数所定,天命难违,弥罗镇神玺于恒河沙数的未来中,一头撞入此世,犹如自投罗网的飞鸟,依旧逃不脱魏十七的追逐,兜兜转转送到他眼前。不过要执拿未来之影并非易事,一来神玺沉睡未醒,只是一道虚影,随时可能遁走,二来魏十七神通未足,力所不逮,勉强出手无异于水中捞月。不过这一切都可以交给时间,就像种子发芽,花朵绽放,水米酿成美酒,他有漫长的生命和足够的耐心,唯一需要担心的,是如何将李一禾牢牢置于掌控。
眼下看来,这并非难事,不是吗?
熊肉烤得喷香扑鼻,丹霞子拿出一壶灵酒来,倒出六杯,四散人齐齐起身,先敬魏十七以示感激,今日若没他从旁护佑,定不能顺顺当当拿下熊妖,分得这许多好物。李一禾吓了一大跳,忙避让在旁,讪讪不安,待众人敬过第一杯,重新斟满灵酒,才规规矩矩敬了他一杯。
一口灵酒入肚,丹田气海活泼泼跳动,灵气随之一涨,好处难以言说。李一禾脸颊泛起红晕,心知四散人是看在羊护的面子上,才分自己一杯灵酒,不可贪杯,不可贪心!她慢慢将杯中灵酒饮尽,尝了一块熊肉,静静听他们闲聊,内心的惶恐渐次淡去,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平安喜乐。
她出生在蓬莱岛,是某个侍女的私生女,根本不知生父是谁,七岁时生母病逝,孤苦伶仃,到处乞食果腹。也是机缘巧合,一日偷偷钻入桃林中,捡掉落的烂桃充饥,被韩映雪看到,将她叫到跟前,仔仔细细审视一回,发觉她资质不俗,一时动念,将其收为关门弟子

韩映雪不是什么循循善诱的良师,多年不曾收徒,收了最后一个弟子,传下入门功夫,便命其自行修炼,如有不明,可向几位师姐请教。她法眼无差,李一禾是天生的练武种子,东海派的入门功夫,一学就会,一会就精,然而内门弟子彼此勾心斗角,谁都不想多一个厉害的小师妹,有意无意误导她,李一禾因此见识了人心的鬼蜮,虽不至走火入魔,却也多走了不少弯路。
韩映雪长年闭关不出,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面,她将李一禾从苦海中拔出,李一禾心存感激,却尊重有余,亲近不足。那一年中秋,韩师心血来潮,破天荒考校众人武功,对慕容静、李一禾二徒颇为赞许,数日后,师姐阮灵芝找到她,说奉师尊之命,传她东海师烢功,命她悉心修炼,不可松懈。
尸烢功是东海派三大绝学之一,李一禾也没有起疑心,按照阮灵芝传授的功法,孜孜不倦修炼尸烢功,进展奇速,只花了半载光景,就练成了第一层。她哪里知道,阮灵芝居心不良,所传功法虽不差,却颠倒了一处次序,行功每到要紧处,就气血翻涌,心神不宁,长此以往,难保会走火入魔,半身不遂。
李一禾未染红尘,心无杂念,数度与走火入魔擦身而过,竟险之又险,一路修炼到第二层的瓶颈。这一回救她的是另一位师姐慕容静,她听到阮灵芝指点李一禾,气血翻涌无碍行功,突破第二层即一马平川,忍不住出言讽刺了她一句,李一禾心知有异,面上不动声色,敷衍过去,事后去找慕容静,苦苦哀求她救自己一回。
慕容静与阮灵芝明争暗斗,争夺日后掌门之位,素来势同水火,她有意收服李一禾为羽翼,指出功法颠倒之处,怀柔拉拢,手段着实高明。吃一堑,长一智,李一禾早已不是七八岁的小丫头了,嘴上感恩戴德,承慕容师姐的人情,心中自有主意。她装作不经意,又向几位说得上话的师姐旁敲侧击,打听尸烢功的修炼,反复斟酌,确认无误,才
着手修炼。
不知是不是走了一回岔路的缘故,李一禾因祸得福,尸烢功就此突飞猛进,仅仅七年,就修炼到九层大圆满的境地,继韩映雪之后第一个登顶,与阮灵芝、慕容静鼎足而三,成为内门弟子中的翘楚。
再也没有人敢欺侮她了,阮灵芝与慕容静之争也有了结果,这个结果就是,李一禾倒向哪一边,哪一边就稳操胜券。然而谁都没有料到,她的心思已不在此,东海派没有任何值得留恋,小小的蓬莱岛只是囚笼,若非发现了祖师留下的洞窟福地,她早就破门而出,远走高飞了。
不过现下还不迟,淮扬水师炮轰三岛,东海派毁于一旦,这是杀师灭门的深仇大恨,也是从天而降的解脱!她把玩着酒杯,嗅着灵酒的芳洌,整个人小心翼翼松弛下来,过去种种如过眼云烟,她终于看到了一线光明。
喝尽壶中灵酒,吃完火上熊肉,众人各自找个安稳地调息打坐,略事歇息。修道人不须躺倒安眠,静坐即可回复灵力,四散人与那熊妖缠斗良久,身心俱疲,一时无话,四下里万籁俱寂,只有树枝劈啪作响,爆出一串火星,冉冉升腾。
李一禾见魏十七毫无倦怠,似乎心情甚佳,趁机奉上祖师遗下的符宝,壮着胆子向他讨教修行。魏十七命她将“奔潮诀”拿出来,一目十行看了一遍,只是道门粗浅的行气法门,也亏得李一禾资质上佳,又寻到一处灵脉福地,才练出了几分名堂。他随口指点了几句,一语中的,李一禾豁然开朗,暗自庆幸自己抓住了机会,少走许多弯路。
天地间灵气稀薄,几近于无,灵脉难得,一时半刻也找不到,魏十七将“艮土剑”、“缚龙绳”、“破邪枪”三道符宝一一看过,让她持去找杜玉娘,换一颗“漓水珠”来,助她修炼“奔潮诀”,有事半功倍之效。李一禾依言上前,道明来意,杜玉娘沉吟片刻,收下符宝,赠予她两枚漓水珠,多的一枚是见面之礼。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