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

第九节 吾儿好自为之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批亢捣虚,直击要害,丹田血晶一旦被制,血气神通无以为继。史大郎七窍流血,颈椎骨咔咔作响,奋起余力扭转头,深吸一口地气,胸腹高高鼓起,血晶得地气灌注,一涨一缩,血气冲破禁锢,史大郎咬牙切齿爬将起来,将贯穿丹田的长枪一寸寸拔出,丢弃于地,痛不欲生。
生死一线,此刻再不搏命,更待何时!史大郎全力催动血晶,将后背一拱,血气凝成五柄利刃,热气蒸腾,一缕本命精血上下游动,有如活物。他毫不犹豫将血刃拔出,双手连拔连挥,五道血光如猛虎出笼,齐齐扑向魏十七。
这是困兽犹斗了?即便是修炼千载的大妖,本命精血也可轻易舍弃,一气释出这许多,元气大伤在所难免。魏十七随手一抓,从虚空中摄出一柄血剑,外域天地仿佛在一瞬间静止不动,金南渡双膝一软跪倒在地,几近于五体投地,顶礼膜拜,狐将军也没好到哪里去,血气之威冲击心神,脑中一片空白,不知所措。
魏十七一剑斩去,五柄血刃荡然无存,本命精血随之抹杀,史大郎心头一空,腰背佝偻,双手抱肩蜷缩成一团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生机一落千丈,寿元被削去数百年。
如此不济,非战之罪,他本是大妖出身,继承了四臂山岳主的血脉,肉身强悍,力大无穷,半路出家修炼血气秘术,自然因袭妖族的故辙,专心推衍运用血气的种种神通,并未在炼体上痛下苦功,结果练成了半吊子,遇弱则强,遇强则弱,压制商结绳、金南渡之辈,自然无往不利,但遇上魏十七这等操纵血气的老祖宗,一触即溃,毫无还手之力。
连遭重创,血气遏制,史大郎恢复了几分清醒,一意孤行,窃取地气为资粮,孜孜不倦壮大血气,到头来却落得如此下场,他忍不住惨然苦笑,嘶声道:“上古之时,血气为祸惨烈,杀得人妖二族大能不敢出头,余泽延至今时,为何如此不济?”
他只是心生绝望,宣泄胸中愤懑,并未指望得到答案,不想魏十七随口道:“那是因为你们都练岔了。”史大郎闻言如遭雷击,下意识道:“该当如何修炼?”
二人对答在马芝沟隆隆回荡,狐将军不觉心中一动,暗暗下定决心,待此间事了,哪怕多付出一些代价,也要将妖族修炼血气秘术的法门弄到手。他见魏十七不置可否,无意再插手,当下快刀斩乱麻,踏上数步,立于深坑之旁,厉声道:“金刚门门主史大郎,心怀不轨,窃夺地气,奉狐族族长之命,将其执拿
审问,你可有异议?”
史大郎沉默片刻,终不愿束手就擒,长叹一声,起心意一唤,暗道:“吾儿何在?可速速将血晶取去!”心念才动,响应如神,身下忽然探出一条胳膊,狠狠插入他后腰,直取丹田,将那一点成形的血晶剜去,连同血肉一并吞入腹中。与此同时,史大郎破碎妖丹,血脉之力暴涨,怒吼一声,现出四臂山岳主原形,轻轻一跃跳出坑来,举起拳头狠狠砸下。
狐将军对史大郎不无忌惮,生怕一时不慎,为血气侵蚀了心神,如今有魏十七在旁压阵,史大郎又现出妖身与他争斗,正中下怀,身后扬起六条狐尾,现出天狐本相,妖气鼓荡,将四臂山岳主生生打落,骨碌碌滚回坑底。
深坑之下,土石冉冉腾起,一个魁梧的身影破土而出,正是史大郎之子,十妖将之首史玄雒,血气如龙蛇,绕着肉身钻出钻进,“定渊针”嗡嗡作响,石窍开阖,将血气之力层层削弱,引入地脉深处。
“定渊针”下土石坚不可摧,愈往深处去,地气愈浓郁,史大郎不知花费了多少工夫,贴着石柱掘出一眼深井,堪堪容一人出入,父子二人轮番采攫地气,昼夜不息。此番大敌忽然来袭,史玄雒正在井中,气息为地气掩盖,连魏十七都未曾察觉,史大郎见难逃一劫,命其子剜去血晶,破碎妖丹,现出四臂山岳主原形,要为史玄雒杀出一条血路逃生。
人算不如天算,狐将军乃狐族少主,天狐血脉压制四臂山岳主,史大郎一身神力大打折扣,被他轻易碾轧,身躯残破不全,缩至常人大小,血脉委顿不堪。史玄雒扶住老父,史大郎站立不稳,紧紧抓住他的手臂,惨然道:“完了,没有退路了!吾儿好自为之,把能拿的都拿去吧!”
史玄雒目视生身之父,眸光一闪,旋即张开双臂将他抱入怀中,发力一挤,史大郎闷哼一声,血肉筋骨挤作一团,精元尽数涌入史玄雒体内,残骸落入亲手掘出的深井中,被地气一扑,化作尘埃。
史玄雒先吞血晶,再得乃父一身精元,气机急剧攀至巅峰,然而面对魏十七与狐将军,他依然渺小如蝼蚁。是奋起反击,还是屈膝投降?他冷静地权衡利弊,绝不因史大郎丧命于此,影响自己的判断。史玄雒天性凉薄,有冥冥中那一点养育之恩在,他不会主动向其父逼取血晶精元,但史大郎主动给他,他会毫不犹豫收下,为自己多争取一线生机。
夏荇弑父,邓去疾弑父,史玄雒亦弑父,夏、邓
二人或有苦衷,史玄雒尤为绝情。你不愿,我不勉强,你甘愿,我不推辞,计算得失,谨守底线,冷静到近乎冷酷,这就是史玄雒的为人,这就是史玄雒的执念!
四臂山岳主没有六翅金蝉的脱壳神通,打不过,就只有将性命交付人手,听其处置。史玄雒自知不敌,弑父后即向狐将军屈膝投降,愿为狐族效力,为乃父赎清罪孽。这是最好的结局,史大郎殒命,史玄雒归降,省去了一场殊死争斗,少欠了魏十七一份人情,狐将军稍一踌躇,向魏十七道:“道友意下如何?”
魏十七并不把史玄雒放在心上,狐将军如此在意此人,多半是看重他的战力,金刚门十妖将之首,放在狐族亦非等闲之辈,何况他还身怀血气秘术,任打任杀,不死不灭。他略一颔首,以示认可,狐将军松了口气,凝神从眉心逼出一根“天狐轮回针”,乃族长狐三笠以尾毫炼成,细若游丝,微不可察,弹指种入史玄雒心窍内。史玄雒眉心一皱,毫不抵抗,任凭他催动狐族宝物,将己身禁锢,惟其如此,才能令对方放心。
狐将军制住史玄雒,郑重取出一只破旧的御兽袋,竟是狐皮缝制而成,毛色暗淡,神物自晦。他咬破指尖,挤出一点鲜血滴在袋口,放出一道黄光,略作盘旋,将史玄雒收入袋中,直如对待豢养的灵兽一般,毫无体恤之意。那御兽袋亦是狐族宝物,史玄雒落入其中,五感全失,浑浑噩噩,不知时光流驰,外界发生什么,在重见天日之前,与死去无异。
大功告成,狐将军心中一松,探首看了“定渊针”一眼,笑道:“魏道友远道而来,不可空手而回,何不取些地气,留待日后之用?”他这是慷他人之慨,还了魏十七出手的人情,史大郎已死,缺失的地气只管扣在他头上,无人会深究。
出手不空回,魏十七也不客气,举步行至坑底,“定渊针”乃仙城之主冶炼之物,保不定留下什么手脚,他也不去动它,只从史大郎所掘深井中取了不少至阴至寒的地气,随手收起,算作此行的酬劳。
狐将军脸色有些僵硬,魏十七所采地气,远远超过史大郎史玄雒父子多年窃取之量,马芝沟寒意肆虐,洞彻骨髓,越发不可久留,他有苦说不出,只能咬咬牙接下来,心中琢磨着怎样向族长分说。金南渡垂下眼帘,恭恭敬敬立于一旁,不敢流露丝毫异样,心中却暗暗好笑,狐族欠主人一个人情,总得拿些好东西出来,六月债,还得快,缺了这许多地气,够他们头疼一阵了!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