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

第三十四节 远来是客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远来是客,李一禾奉命出迎,不卑不亢,礼数甚是周到。陶金蟾见她身着貂裘,颈缠狐尾,楚楚可怜,眉宇间不无倦色,肌肤泛出病态的苍白,心中暗自叹息,花果山之厄虽得平安脱身,毕竟吃了不小的苦头,只怕至今仍未康复。他愈发觉得魏十七心存芥蒂,不无怨尤,故此迟迟不归九折谷,反在马芝沟招揽妖部,这其中的用心,意味深长。
李一禾客客气气将他迎进洞府,暖意扑面而来,不急不躁,如坐春风,陶金蟾长长舒了口气,满身肥肉松弛下来,四下里审视,不见有纯阳宝物的气息,心中不觉一震。他亦听说金刚门主史大郎窃取地气,乃至地维阴阳失调,将马芝沟冻得冰天雪地,苦寒不堪,这一道暖意,似乎从地脉引来,魏十七十有八九是在“地维针”上动了手脚,真是好手段,好胆量!
当年仙主与妖皇合力开辟外域,一顶“苍穹盖”承托天脊,两根“定渊针”镇理地维,地气之下阴阳交泰,滋养天地万物,史大郎父子窃取地气,招致灭顶之祸,魏十七更是胆大包天,竟然敢对“地维针”下手,一旦出了漏子,外域天地崩塌,后果不堪设想。
陶金蟾心情有些沉重,腹中斟酌言辞,打算见机劝说几句,但转念一想,此行另有要事在身,不宜节外生枝,他与魏十七相识未久,交浅言深乃是大忌,“地维针”乃仙主亲手祭炼的法宝,浮生子既然来到外域,就无须他操这闲心了。
洞府不大,行了丈许便到尽头,李一禾引客来到一静室,陶金蟾搓着双手,呵呵见过魏十七,宾主入座坐定,奉上热茶暖手。茶香袅袅,陶金蟾喝了几口,也只是常品,乏善可陈,弥罗宗开派未久,缺少积淀,又在这荒芜的马芝沟,整日介跟一群下层妖物打交道,缺少供奉在所难免,不过瞧魏十七的神情,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外物。
久别重逢,寒暄数语,陶金蟾笑嘻嘻切入正题,道明来意。原来华山宗涂真人听闻他在马芝沟开辟洞府,暂时不归九折
谷,好生惋惜,特地请陶金蟾带来一份薄礼,一来权当贺礼,些许微物,或可暂解荒山匮乏,二来略表歉意,未能看顾好李一禾,深感遗憾,还望魏宗主莫要推辞。
魏十七微一沉吟,心知涂真人不愿二人间滋生芥蒂,故有此举,他大大方方收下涂真人的好意,托陶金蟾带回数语,花果山紫玉榴之赠,甚感其惠,日后相见再当面致谢。陶金蟾闻言松了口气,他亦不满浮生子行事鲁莽,胡乱生事,不看僧面看佛面,当着涂真人强夺宝物,将仙城置于何地!不过涂真人虽未明言,陶金蟾亦猜到了几分,能令浮生子不顾身份做出这等事,所谋定然不小,李一禾体内孕育之物,绝非等闲。
无论涂真人抑或陶金蟾,都不清楚浮生子所求何物,二人出身玄门大宗,眼界甚高,只道是天生地长的宝物,又或是上古修士的遗宝,为了区区外物,犯不着与弥罗宗主翻脸,及至千重派掌门牛寿通登门拜访,言明苦衷,请二人斡旋一二,愈发觉得不值。
千重派与正一门向来交好,陶金蟾此行的第二件事,便是替牛寿通居中说和。他将千重派祖师与浮生子的瓜葛略提几句,牛寿通受道誓约束,不得不为浮生子出力,因此得罪了弥罗宗主,情非得已,还望谅解。魏十七的答复亦在陶金蟾意料之中,凡事论迹不论心,浮生子是主谋,牛寿通便是帮凶,日后有机会,他会把场子找回来的,届时请牛掌门莫要意外,各凭手段罢了。
陶金蟾猜到他眼下被什么事绊住,一时半刻脱不开身,所以才说“日后有机会”,他最担心的正是“各凭手段”,魏十七处心积虑要拿牛寿通开刀,他身为掌门,没个躲处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只有千日做贼,没有千日防贼,千重派这下子要遭。迟疑片刻,陶金蟾委婉劝道:“浮生子非是仙城中人,牛掌门确有苦衷,弥罗宗千重派同属仙城,有些事情还是说开为好,动手就落了下乘,牛掌门既有赔罪之心,不知魏宗主可否退让一步?”
这是正一门濮合道的意思,也是华山宗涂真人的意思,魏十七在仙城立下弥罗宗,日后多有倚仗二人处,不愿把话说绝,当面驳了他们的面子,轻笑道:“既然如此,也罢,牛掌门这笔账就暂且记下,日后再算,待我拿定了主意,会跟阁下提前知会一声。”
陶金蟾心中一颤,双手连摆道:“不敢,不敢,‘知会’万不敢当,但请魏宗主顾念仙城宗门同气连枝,相濡以沫,其他不再多言!”
这第二件事虽未十分说妥,总算有了五六分意思,听他的口气,大抵千重派付出些代价,便可将此事掀过,他虽为牛寿通感到不值,终非当事人,劝说几句便不再提起。陶金蟾喝了几口热茶,拐弯抹角道出第三事,是他最为关心,也是最为困惑,魏十七逗留在马芝沟,究竟是何用意。
魏十七并未直接答复,而是邀他在马芝沟小住一段时日,陶金蟾屈指一算,距离百日之期不远,能亲眼见他召集群妖,传下血气正法,倒是难得的机会,不可错失。他欣然接受,连道“叨扰”,见主人端茶送客,当下起身告辞。
李一禾将陶金蟾送出洞府,唤来金南渡,命他陪着来客,挑一处和暖的洞府落脚,金南渡唯唯诺诺,躬身目送李一禾回转,这才打点起精神招呼客人。马芝沟中废弃的洞穴密如蜂巢,多半为冰雪覆盖,寒不可耐,唯有石窍柱周遭有一道暖流,潜于地底回环流动,温暖如春,沿途开辟了大小十来处洞府,甚是简陋。陶金蟾也不多挑,随手指了一处,塞给金南渡一瓶丹药,以示谢意。
正如陶金蟾所料,魏十七入主马芝沟后,毫无顾忌,将“阴维定渊针”重新掘出,灌注血气,逐寸逐分探察地脉,有道是“阴极则阳生,阳极则阴生”,他在阴维中寻到一点真阳,经“定渊针”引出地脉,权当取暖之用,手段令人发指。
至于会不会引发天地崩坏,这不在他顾虑之中。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