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

第二节 熊胆怎么收(1 / 3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魏十七去信阳镇贩卖兽皮,卖了钱买火镰盐巴茶叶,肉食油腻,加了盐的茶汤可以消食解腻,必不可少。

路过枯藤沟,顺道探望卧床的老刘头,腿脚还是肿得厉害,红里透紫,虽然敷了草药,没有个把月工夫好不了。

老刘头知道他要去镇里,叫木莲背上药篓,结伴走一趟,好有个照应。

二人出了枯藤沟,循着山路逶迤向东,木莲长得瘦小,跟不上,魏十七只好放慢些脚步,直到中午时分,才踏进信阳镇。

信阳镇地处老鸦岭余脉,背山面水,西泯江支流穿镇而过,东西三座石桥贯通,分别是上关桥、元隆桥、下浦桥,店铺商贩大都汇集在元隆桥和下浦桥之间。

魏十七领着木莲先到重元堂,兽皮丢在脚边,帮木莲卸下药篓,搁在柜台上。掌柜的姓宋,憋着一张苦瓜脸,挑三拣四,看不上药篓里的货色。木莲紧张兮兮地盯着脚尖,双手绞着衣角,卷起又松开,不知该怎么办。

宋掌柜挑出十来株草药,报了个价,说:“就这些了,剩下的拿回去。”木莲的脸一下子白了,她等着钱买米买盐,还要给爹熬几张膏药,这几个子根本不够。

魏十七心里有数,宋掌柜看他的面子,虽然压了几分价,也还算公道,老刘头不能进山,光靠木莲在枯藤沟左近折腾,找到这些已经不容易了。他想了想,把掌柜挑剩下的草药往里一推,多要了一百钱。

宋掌柜摇摇头,“我说魏小哥,这些草药不值什么,你还是到别处去问问吧。”

魏十七随口问了句:“熊胆怎么收?”

宋掌柜眼睛一亮,“你手头有熊胆?”

魏十七微微颔首,却没有动作,宋掌柜会意,取出半吊钱搁在柜台上,木莲看了他一眼,怯生生把钱收起来。

魏十七从兽皮里掏出一枚干瘪的熊胆,色泽灰黑,有成人巴掌那么大。宋掌柜小心翼翼接过来,迎着亮光看了半晌,点头说:“成色不错,怎么说也值个四五两……”

“十两纹银,要官银。”

官银成色足,十两纹银能当十一两使,这狮子大口开的,宋掌柜倒抽一口冷气,正打算还价,魏十七冷不丁加了一句,“这是金胆。”

熊胆分金胆、铁胆、菜花胆,金胆又称铜胆,胆仁金黄,亮如琥珀,是可遇不可求的上品。宋掌柜知道他是明白人,糊弄不过去,只好给了个实价,“魏小哥,你也是老主顾了,金胆不值这个价……”

一旁有人插话,“宋掌柜,这是上好的金胆吗?”

宋掌柜有些恼火,谈买卖的当儿横插一杠,犯了重元堂的忌讳,他虎起脸抬头一看,立马换了颜色,带着几分谄媚招呼道:“邓管家,您老人家来了,可是要抓药?”一面招呼着,一面吩咐伙计看座斟茶。

插话那人是个五十来岁的老者,相貌清隽,鬓角斑白,留着山羊胡须,黄浊的眼珠泛着血丝。他上下打量着魏十七,和颜悦色问道:“这位小哥可是山里的猎户?”

“正是。”

宋掌柜忙居中引荐,“他是老鸦岭的猎户魏十七,打猎是一把好手,熊罴虎豹不在话下,每年都能搜罗到上好的虎骨熊胆。魏小哥,快来见过邓管家,邓管家在上关桥赵员外府上管事,有他老人家看顾一二,是你的福气。”

赵员外是信阳镇排得上号的富商,贩卖骡马起家,家财万贯,手眼通天,据说西北边戎的军马生意,半数以上都是他在打点。他手下有三个亲信,邓算盘,王相马,谢一帖,其中邓算盘就是赵府掌管钱谷出入的管家邓彰。

魏十七叉手行礼,“见过邓管家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