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

第九节 你的名字叫做青(1 / 2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老鸦岭中隐藏着瀑布深潭,魏十七脱得赤条条,游到瀑布下,冲洗头发和身体,污垢尽去,人清清爽爽,心情也阳光了很多。凿开了第一处窍穴,心态随之发生微妙的变化,魏十七下意识里多了一点主角的自觉,他遗憾地想,同样是洗澡的桥段,为什么没有美女来搅局?

小心翼翼地搓洗衣裤,在岩石上晾干,抓几条鱼,烤熟了充饥。他很少吃鱼,嫌刺多肉少,不过瘾,不当饥,好在偶尔吃一次,味道还不错。

风吹日晒,衣裤半干,魏十七穿上身,沿着山麓向东奔去。

他来到白皮松下,打两声唿哨,仰头看旁逸的树枝,像覆了一层雪。其时是深秋,天气凉爽,每年这个时候,魏十七都要多打一些猎物储藏起来,以度过严酷的凛冬。

站在松下,心中有了一丝出尘意。

静谧安详的画面,被一条突然窜出的青狼打破,那青狼壮得像条小牛犊,差不多有半人高,半张着血盆大嘴,露出尖利的獠牙,行动敏捷,进退如风。

魏十七握住猎叉的手不觉一紧,微微弓下腰,有些不敢相认。这就是跟他结伴狩猎的青狼吗?才没过多久,竟变得如此长大!

青狼绕着他走了一圈,懒洋洋趴在地上,魏十七一笑,坐到它身旁,照例伸手去摸它的脑袋,青狼把头一扭,不让他得逞。这是他们玩熟的把戏了,魏十七记的,只在有求于他的时候,青狼才会委屈地让他摸一下。

“那头老熊已经死了,想去看看它的尸骨吗?”

青狼眯起眼睛,它听不懂魏十七在说些什么,但本能地觉得,这句话很重要。

魏十七哑然失笑,他的视线落在青狼背上,瞳孔突然扩大,他看得清清楚楚,在暗青色的狼毛中,赫然跳跃着一抹金色。原来青狼修炼兽皮残片上的法门已有小成,难怪它变得如此长大,行动也更为敏捷。

它是怎么做到的呢?

魏十七从怀里取出兽皮残片,摊在青狼跟前,指着第一个人形,食指点了几下。青狼敷衍了事地仰起头,做了个吞咽月华的姿势,表示这毫无难度。

魏十七把兽皮拿在手中,指尖抚摸着一个个怪异的人形,心想:“这兽皮上的法门恐怕很有些来头,连兽类都可以修炼,青狼背上多了一簇金毛,不知开了几处窍穴……莫非它天赋异秉,也是先天之体……”

他不由苦笑一声,不知自己该嫉妒还是庆幸。

天色尚早,魏十七心中一动,指指黑松谷方向,打了个手势,招呼青狼一同前往。青狼顿时激动起来,颈背上青毛根根倒竖。自从修炼了兽皮上的法门后,它实力大增,能独自扑杀虎熊,此时再遇到那老熊,尽管不敌,逃脱当不成问题。

一人一狼翻山越岭,魏十七快如奔马,却还是跟不上青狼,照样被它鄙视。

两个时辰后,来到老熊殒命的山林,魏十七停下脚步。距离黑松谷还有几个山头,青狼满腹狐疑,左顾右看,不知他葫芦里在卖什么药。

魏十七用猎叉掘土,挖出掩埋的熊皮熊骨,青狼窥得真切,正是杀害它父母的那头老熊,它眼珠通红,厉声咆哮,纵身扑将上去,口咬爪撕,把熊骨甩得满天飞舞。

发疯般撕咬了一通,青狼终于耗尽了力气,颓然扑倒在地,咬不断熊骨,也撕不开熊皮,即便是死去的尸骸,也在嘲笑它不自量力。

魏十七等它发泄完,抱了几捆枯枝,在坑中升起一堆篝火,把熊骨一块块丢进去,熊皮松松地卷成一捆,也一并投入火中。这一番举动原本是为了安慰青狼,谁知熊皮表面蹭满了松脂,遇火即着,火焰腾起丈许高,浓烟滚滚,直冲天际。

青狼呆呆望着烈火,眼角滚出豆大的泪滴,大仇得报,它却不感到欣喜,没有亲口咬穿老熊的喉咙,吃空它的内脏,又算什么报仇?只是,它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烧了许久,火势渐渐变小,熊皮燎成一团焦黑,熊骨一节节晶莹如玉,魏十七把土推入坑中,掩埋妥当,也算了了一桩事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