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

第十二节 好一幅皮囊(1 / 2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胡杨渡位于西泯江上游,距老鸦岭三百余里,渡口名得自江边的三棵胡杨树,当地土人称其为“三千岁”,取“生而不死一千年,死而不倒一千年,倒而不朽一千年”之意。

从胡杨渡往北,渡过西泯江,便是巍巍昆仑。

七月流火,天气转凉,初八那天,魏十七孤身一人来到胡杨渡口,望着滚滚东去的西泯江,心生感慨。

渡口依江而建,散布着十几家食铺客栈,魏十七挑了家市口最旺的胡杨老店,点一壶酒,三五斤牛肉,看着江景,慢慢把酒和牛肉吃完,招呼小二结账,顺便问了句:“近来可有一位邋遢老道来过?”

那小二笑道:“昨天也有一位客官问起邋遢老道——那老道住在土地庙中,前天晚上才到,手里拎一个焦黄葫芦,到咱店里打了一葫芦酒才走。”

“他持素还是荤食?”

“酒肉不忌,每天都来打酒买牛肉。不是小的自夸,咱店里的牛肉独一号,远近闻名,有客人赶了几十里路,就为尝这一口。”

魏十七点点头,让小二再切十斤牛肉,用油纸包了,沽一小坛好酒,用麻绳捆好,丢下一块碎银子,一手拎酒坛,一手托牛肉,离了食铺往土地庙而去。

土地庙在胡杨渡西头,面朝江水,破败不堪,庙内蛛网悬梁,泥像坍塌,一个邋遢老道席地而坐,背靠供台,脚边横躺着一只空葫芦,身后站立一人,正是信阳镇赵府的岳之澜。

见到熟人,魏十七朝他点点头,把酒肉放在老道跟前,叉手行礼道:“魏十七见过道长。”

那邋遢老道双眼一翻,白多黑少,相貌有几分凶狠,尖着嗓子道:“这酒肉是你孝敬老道的?”

“是,请道长笑纳。”

邋遢老道提起酒坛,拍去泥封,凑到嘴边连喝三口,长长舒了口气,用衣袖擦了擦嘴,赞了声:“好酒!”

他眯起眼睛望着魏十七右手食指上的铁环,问:“手上的铁环是哪个给你的?”

“仙都派的邓道长。”

“邓元通还是邓守一?”

“是邓守一道长。”

邋遢老道颇有些意外,“又是小凳子——你且走近来,坐下让我看看。”

“原来邓守一有这么个绰号,不知他说的是‘小凳子’还是‘小邓子’。”魏十七心中转着念头,上前几步,利索地坐在邋遢老道身旁,人高腿长,比老道高出一个头,衬得他像个小孩。老道仰着头看他,也不以为忤,反而赞了声:“大个子,好一幅皮囊!来来来,把右手伸出来——”

魏十七依言伸出右手,心道:“他会不会说我看你骨骼清奇……”

邋遢老道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脏兮兮的指甲刺进皮肉里,刹那间,元气涌入他体内,宛如一道滚烫的热流,循着经络迅速兜了一圈,转眼消失无踪。魏十七微微皱起眉头,他感觉到当元气经过背心灵台穴时,稍一停顿,被截留了少许,留在窍穴中。

邋遢老道“咦”了一声,板起脸问道:“你修炼过什么功法?”

魏十七早知体内的异样瞒不过他,当下从怀里掏出兽皮残片,道:“我在老鸦岭黑松谷的熊窝里找到一块兽皮,照着上面的法门胡乱修炼了一通,也不知对不对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