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

第十四节 相逢即有缘(1 / 2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七天后,阴虚丹的药力渐渐消退,魏十七见效甚微,岳之澜等四人洗炼了身体,都有脱胎换骨的变化,一个个履险途如平地,齐云鹤看在眼里,暗暗点头。

这一日黄昏,众人在一处山坳里露宿,齐云鹤吃野味吃上了瘾,嫌干粮没滋没味,命魏十七去猎几只山鸡野兔解馋。魏十七答应一声,背起弓箭,提着猎叉,往密林深处寻觅。

他仗着身手敏捷,须臾工夫翻过一个山头,山鸡野兔没找到,碰巧射中一头肥大的獐子,在溪水边洗剥干净,撕下树皮绑住四肢,负于背上,一路往回走。

天色渐渐暗下来,月明星稀,树影幢幢,魏十七突然停住脚步,凝神细听。前方不远处,隐隐传来尖厉的咝咝声,紧接着光芒骤然一现,像黑夜的海上亮起一道闪电,转瞬即逝。

那道耀眼的光芒,让魏十七想起老鸦岭中邓守一重创老熊的一剑,他皱起眉头,心道: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对方敌友未辨,还是躲远一些好!”正待绕路而行,一人咳嗽一声,沙哑着嗓子道:“相逢即有缘,阁下何不现身一见?”

魏十七苦笑一声,没想到对方如此机警,不肯放过他。他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去,心中有些不安。

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气,魏十七只吸了几口,就觉得头晕眼花,四肢乏力,他顿时大惊失色,急忙丢下獐子停住脚步,双膝却一软,直欲跪倒在地。危急时刻,灵台穴突然一阵跳动,元气涌出,驱散了不适,魏十七以猎叉拄地,竭力稳住身体,抬头望去,只见十余步开外,一条碗口粗的蟒蛇倒在血泊中,腹部一剖为二,蛇头掉落在地,蟒尸旁站着一名青衣男子,个子高挑,头上茂密的树冠遮住了月光,看不清他的脸。

他似有些失望,问道:“你是这山中的猎户吗?”

魏十七心中念头急转,张嘴欲表明身份,体内仅剩的一点元气消耗殆尽,一时间口舌麻木,连话都说不出,拄着猎叉慢慢滑倒在地。

青衣男子身后探出一个小儿的脑袋,七八岁模样,梳着冲天辫,奶声奶气道:“师父,他中毒了。”

魏十七心中雪亮,那蟒蛇被青衣男子一剑斩杀,临死前喷吐剧毒,结果城门失火殃及池鱼,他一个不提防,中了招。

青衣男子原以为来者是昆仑山中的剑修,这才出言相邀,没想到只是一名普通的猎户,枉费心思。他冷冷看了魏十七几眼,说了句“走吧”,牵起身后的小儿,不顾而去。

“师父,你不是说相逢即有缘,为什么不救救他?”

青衣男子微一犹豫,停住脚步,从袖里取出一枚绿色的药丸,捏在指间转了几圈,又收了回去。“救他就违背了本心,不救。”

二人渐渐远去,魏十七心中一片冰凉,死亡的阴影步步逼近,他听着自己的呼吸和心跳,呼吸越来越急促,心跳却越来越慢。要死了吗?会有人来救他吗?无数影像在眼前闪过,像变幻的快镜头,据说人在濒死的一刻,会把经历的生命重新过一遍……

视野一点点变黑,瞳孔收缩成针尖大小,魏十七死死盯着血泊中的蟒尸,挣扎着爬上前。手脚麻软,用不出力,灵台穴像干涸的枯井,挤不出半点元气,用尽全身力气,一点点往前挪,短短十余步路,比天涯还要遥远。

在最后的意识消退前,魏十七终于爬到蟒尸跟前,他伸长僵硬的脖子,张开嘴巴,狠狠咬下腥臭的蛇肉,努力吞咽下肚。熟悉的热气汹涌而至,蛇肉转化成元气,漩涡般注入灵台穴中,略作停留,再次反哺于身,一丝一缕驱散蛇毒。

僵卧了良久,魏十七的四肢重新恢复了力量,体内的元气迅速消耗,他不敢多逗留,连滚带爬逃出几十步,灵台穴中元气所剩无几,渐渐平息下来。

从鬼门关兜了一圈,死里逃生,魏十七心力交瘁,一屁股坐在地上,喘息了半天。

月光穿过树枝的缝隙,照在他身上,就在刚才的一瞬间,死亡是那么真切,恐惧和暴戾从胸中腾起,他咬牙切齿,痛恨那冷酷无情的青衣男子,恨不得食其肉,寝其皮。

剧毒笼罩的范围很广,只吸入几口,就足以致命,要消耗大量的元气才能驱除,蛇肉虽然腥臭不堪,但其中饱含元气,若不是他灵机一动,此刻早变成一具冰凉的尸体——想到这里,魏十七倒抽一口冷气,心有余悸,种种迹象表明,那绝不是普通的蟒蛇,而是一条成了精的蛇妖!

他曾走遍老鸦岭的每一座山头,希望找到成精的妖物,继续修炼下去,可是一无所获,如今机会就在眼前,难道能白白放过吗?

魏十七跳将起来,双手握紧了拳头,浑身都在颤栗。“要么楼上楼,要么楼下搬砖头!他***,老子就赌这一把!”他深吸一口气,屏住呼吸,朝着蟒尸所在的方向,义无反顾地冲了进去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