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

第六十九节 堪比上品法宝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老冯在鼎炉坑石室中待了三天,寸步不离火眼,砺火钳在他手中犹如延长的手臂,开合自如,从心所欲,尽显大师风范。铁棒在地火锻烧下逐渐红热发软,他将弯折处拉直,加入几种冷僻的辅料,催动红莲诀熔入妖丹,使其具有六翅水蛇的“物性”,接着开辟“虚位”,将其炼成魂器。

魏十七陪了他三天,不断从赤水崖运来好酒好菜,老冯吃得酣畅,赞不绝口。口腹之欲得到满足,手上的活计也不含糊,他虽是第一次冶炼魂器,毕竟制器经验丰富,从始至终都没出什么岔子,只在最后一步开辟“虚位”时损耗了几枚妖丹,铁棒最终打炼成形,三处阴影成“品”字形,距离两近一远,舒张吞吐,如有灵性。

单以品相论,老冯炼成的这件魂器,只能算“十相”以下的劣品,毫无价值可言。

大功告成,老冯挪动三块烁石,逆转聚火法阵,熄了地火,岔开双腿靠在石壁上,美/美地喝酒吃肉。魏十七陪他喝了几杯酒,拾起温热的铁棒看了一回,觉得分量并无多大变化,握在手中的感觉却截然不同,就像久别重逢的恩爱夫妻,熟悉中带着陌生。

寒风透过缝隙,驱散了燥热,魏十七取出封存精魂的玉盒,掀开一线,伸出小指轻轻一勾,一缕浓稠的黑烟冉冉逸出,缠绕在他小指上,变幻不定。

老冯赞了句:“不错,操/弄精魂到你这种程度,也算难得了。”

当年魏十七在仙云峰以《合气指玄经》炼化陆葳赠与的妖丹,反哺的真元无从消耗,于摄魂诀外卷下了很多工夫,施展摄魂搜魂安魂等法术如吃饭饮水,随手施为,百无一失。他低声念动咒语,小指轻轻一点,将六翅水蛇的精魂按在“虚位”上,黑烟应手钻入铁棒中,“噗”一声炸开来,灰飞烟灭。

魏十七又尝试了两次,均告失败,他自觉手法精准无误,问题出在精魂摄入“虚位”的瞬间,似乎受到一股无形的排斥。他潜心体察,发觉排斥并非源于铁棒与精魂物性相斥,而是来自“虚位”本身。

乍一看,“虚位”形同一团阴影,诡异/地改变着形状,吞吐开阖,毫无规律可循。

魏十七沉吟片刻,从玉盒中挑了一条最为强壮的精魂,缠绕在拇指上,尝试着注入少许艮土真元,果然不出所料,土生金,六翅水蛇是金行妖物,得艮土之气补益,精魂凝固,隐约化作水蛇之形。他看准“虚位”变幻,趁其张开到最大处,拇指用力一按,先以艮土真元开道,再将精魂趁机送入铁棒。

这一次,精魂留在了“虚位”中,黑烟弥散片刻,忽地收拢,凝聚为一条细小的六翅水蛇,纤毫毕现,翻转游动宛若活物。

“成了!”老冯一拍大腿,比魏十七还激动。。

连续四次全神贯注摄入精魂,精力消耗颇大,魏十七闭目养神,略事调息,着手摄入第二处“虚位”的六翅水蛇精魂和第三处“虚位”的血蟒精魂。这一回他有了经验,将两条精魂稳稳送入“虚位”中。

三条精魂尽数凝聚成形,在“虚位”中穿梭游动,片刻后身形一滞,不约而同溃散为一缕缕黑烟,渐次湮灭,铁棒嗡嗡震动,由轻而响,再由响而轻,反复九次,蓦地腾在空中,幻化出一条怪蛇的虚影,头似血蟒,目生双瞳,胁插六翅,绕着铁棒盘旋数息,一头扎入其中消失不见。

见此异状,魏十七松了口气,不论铁棒威力如何,这件魂器终究是炼成了。

老冯心痒难忍,赶着问他其中的缘故,魏十七也不食言,把摄入精魂的奥秘告诉他,两处“虚位”的魂器蟒骨鞭,摄入一道六翅水蛇精魂,一道土龙蛇精魂,三处“虚位”的魂器蟒骨鞭,依次摄入两道六翅水蛇精魂,一道血蟒精魂,他所知道的精魂搭配只有这两种,以此类推,必定存在其他可行的搭配,只是人力有时穷尽,不明就里,单凭运气尝试,恐怕很难找到第三种了。

“你这根铁棒炼为魂器后,可有什么特异之处?”

“据说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,堪比上品法宝,具体如何,要试了才知道,我打算明日上熊罴崖,以禁制试一下铁棒的威力。”

“也好,我跟你同去,务必要亲眼目睹。”

老冯低头想了良久,脸色凝重起来,迟疑道:“如果真像你所说,堪比上品法宝,这……这可非同小可……”

魏十七早就斟酌过其中的利弊,道:“我知道,魂器若流传开来,可能会改变剑修玄修的势力,动摇修行的根本。”

老冯忧心忡忡,“你心里清楚就好,等试过铁棒的威力……如有必要,你我一同去见掌门。”

“好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魏十七掂了掂铁棒,心中颇有些期待。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