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

第七十节 真是寂寞呀(1 / 2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彭弋在毒蛛谷挑衅魏十七,一脚踢在铁板上,栽了大跟头,连碧鲮剑都毁在藏雪剑下,事后杜默出手为徒弟找回脸面,也不了了之,这样丢脸的事,毒剑宗当然不会说出去,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不知是谁说漏了嘴,消息像长了脚,慢慢就传开了。

八卦人人都喜欢,只要是别人的八卦。当魏十七踏着暮色回到无涯观,看到清明坐在栈道的栏杆上,两条短腿一晃一晃,笑嘻嘻望着他时,并不感到惊讶。

“啧啧啧,才几天不见,就捅出这么大的漏子,连石铁钟都被惊动了!彭弋也真够倒霉的,当着师兄弟的面杖三十,皮开肉绽不算,还要在盘丝洞关上三年,那地方寒碜得紧,三年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不好捱!嘿嘿,魏师兄,你是不是有意立威,暗地里下了狠手?”

魏十七当时的确存了这个心思,也没有否认,“那人缠着余瑶,鲁莽聒噪,不知进退,不教训他一下,以后什么阿猫阿狗都要跳出来。”他话里有话,彭弋跳出来为余瑶出头,难保背后没有人指使,这一次不打压掉,恐怕后患无穷。

“这脸打的……不过你也真够狠,毁了碧鲮剑不算,连杜默都铩羽而归。”

“那是侥幸,杜师兄的五刖剑气不好接,幸好他自恃身份,只定下一剑之约。”

“听说杜默输了不少东西给你?他还遣金佩玉送了一只储物袋到无涯观,指明说是赌剑输给你的利物。”

“没什么,只是一些六翅水蛇的妖丹和精魂,我想把铁棒重新熔炼一番,之前在接天岭被天狼郭奎打折了,一直没顾得上。”

“这几天你和冯煌窝在鼎炉坑就是忙活这件事?”

“是,刚刚才炼成,约好了明日到熊罴崖试一试铁棒的威力。”说着,魏十七从剑囊中抽出铁棒,大大方方递给清明。

清明接在手里看了一回,不知使了个什么手法,铁棒微微一挫,腾出一条怪蛇的虚影,缠绕盘旋,自得其乐。“有意思!”清明随手挥动几下,犹如孩童耍弄大铁锤,磕头磕脚,极不顺手。

“这是仿造古修士的‘炼魂神兵’冶炼的‘魂器’吧,魂眼有‘虚位’、‘虚穴’、‘虚窍’之分,这三个眼开得太粗糙,勉强算是‘虚位’,容纳不了太厉害的精魂,我看看,嗯,两条六翅水蛇,一条血蟒,太弱了!”

魏十七没想到他竟然识得魂器,大为诧异,追问了几句,清明却摇摇头,说“炼魂神兵”早在数万年前便已失传,听说南蛮役魂宗还留有一些余响,不成什么气候。

不过清明对他手中的魂器也颇感兴趣,主动提议道:“成,明天叫上我一同去看看——话说回来,你急匆匆炼这铁棒,莫不是想在岁末赌局里掺上一脚?”

“有这个意思,听说赌局没有性命之虞,侥幸胜出的话还能得不少好东西……”

“今年少了钩镰宗,掌门说各宗多出一人,毒剑宗坐庄,出五人,这样一共是一十四人,比往年多了两人,嘿嘿,毒剑宗亏了,要出十四份彩头,不知最后便宜了谁!”他伸出小手,扳着手指拖长声音道,“御剑宗三人,邢长老荐一人,估计不会是你,莫长老荐一人,估计也不会是你……”

“要有人推荐才能参加赌局?”

“当然了,推荐的人要额外押上一宗利物,那是长老宗主的赌局,跟你无关。”

魏十七一听就明白,各宗弟子进赌局,赌资由庄家出,推荐人额外押注,输赢另算。他好奇地问了句:“庄家抽水吗?”

清明笑了起来,“你也知道抽水啊,呵呵,抽,十四宗利物,不论输赢,庄家最后都得两宗。”

魏十七点点头,问道:“今年御剑宗还有谁能推荐人进赌局?”

清明指指自己的鼻子,道:“就是我!”

魏十七心中闪过一个念头,清明的身份果然不简单!他笑着道:“哎,能不能打个商量,今年就让我进赌局?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