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

第七十二节 生死攸关的难题(1 / 2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待老冯走后,清明问他要过铁棒,又仔细看了一回,叹息道:“老实说,这铁棒不及你的藏雪剑,不过很适合你,哎,真想亲眼看看真正的‘炼魂神兵’,听说最厉害的‘炼魂神兵’,用的不是妖物的精魂,而是大修士的魂魄!”

魏十七啼笑皆非,清明嘴上没遮拦,这样的话怎么可以乱说!

清明把铁棒抛还给他,道:“老冯痴迷于制器,你教会他冶炼魂器,他手痒难忍,就非要炼一件堪比上品法宝的魂器出来——对了,这冶炼魂器的法门,你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

魏十七迟疑一下,清明笑道:“我知道了,来路不正,见不得人,是吧?”

魏十七咬着牙道:“的确见不得人,是杀了平渊派的戚都,从他手里夺来的。”

“原来戚都是你杀的,难怪!你跟他有仇?”

“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!”

清明听了也不在意,“鲲鹏派的余孽,杀了也就杀了,不过自己做的事,自己收尾,平渊派盯得很紧,听说到现在还没有撤出鬼门渊。”

魏十七心中一松,暗自盘算:“只要瞒过一时就行,等练成了本命神通,就算季鸿儒找上门来也无妨,这世道,向来是拳头大的有理!”

他不可能将冶炼魂器之术秘而不宣,暗中尝试,魏十七深深感觉到时间的紧迫,丹药也罢,法诀也罢,必须尽快转变为自身的实力。他早就想明白,未来某一天,掌门要他去办的事,既是九死一生的挑战,也是他眼下最大的护身符,为此他不妨出格一些,手段再强硬一些,为自己争取足够的筹码。

有所恃,有所得。

“有了这件魂器,再加上藏雪剑,的确有资格进赌局闯一闯了,不过这件事有点麻烦——”清明搔搔脑袋,摊开右手,报一个名字弯一根手指,“御剑宗的丁原丁长老,许雍许长老,司徒空司徒长老,都想让门下弟子进赌局,按说,岁末赌局是诸位长老轮流荐人,今年倒是出了新情况,掌门临时多加了一个名额,他们就是冲着这个名额来的。”

“是有点麻烦。”

清明嘻嘻笑道:“其实这点麻烦不是我的,是你的,我就跟他们说,今年我打算推荐魏师兄进赌局,旁人若想掺一脚,可以,你们先比一比,公认最厉害的那个站出来,跟你打一场,谁赢了谁进赌局,这不结了!怎么样,我还是挺照顾你的吧?”

魏十七想了想,道:“也好,他们什么时候比,我去看一看……”

“也就这一两天吧,公平起见,你不能去,要回避。”

魏十七心中有数,装作不经意,问起息壤的下落,清明倒有些为难。“天狼郭奎是炼体的大行家,他已经运丹火将息壤炼为本命物,强行取出来也不能再炼化了,他既然肯老老实实进镇妖塔,我也不难为他,只是你少了息壤,实力大损……这样吧,我再送些妖丹和丹药给你,息壤就留给郭奎算了!”

他在身上摸了一阵,掏出一只玉盒,几瓶丹药,顺便把之前代为保管的万年芝液也一并交给他。

魏十七心中一沉,他确有讨还息壤的意思,但清明既然这么说,只能作罢,他心情有些抑郁,收下妖丹和丹药,问清了比试的时间地点,告辞一声,先去做些准备。

弯折的铁棒修复如故,炼成魂器后威力倍增,再加上藏雪剑丸和鬼影步,他有信心跟剑修斗上一斗,只要不一出手就是漫天剑气,谁输谁赢还很难说。

回到无涯观的静室中,魏十七松弛下来,歪在床头发了一会呆,从枕边拿起“八女仙乐屏”,屈指一弹,屏中女乐弹曲唱歌,舞姿翩翩。

他在考虑一个生死攸关的难题。

阮静传他的第二篇“剑诀”,旨在将本命飞剑炼成剑丸,摄入体内祭炼种种神通,如今剑丸已成,下一步就是摄入体内修炼本命神通了,此事迫在眉睫,无可避免,但五金之气腐肌蚀骨,溃散肉身,瞧姜永寿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,就知道凶险万分,原本炼化了息壤,还有几分把握挺过去,如今息壤被郭奎夺走炼为本命物,再也收不回来,他又该怎么办?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