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

第三十一节 一缕青冥剑丝(1 / 2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魏十七身陷困境,神光一道道刷来,永无止境,他只得专一护住眼鼻要害,凭借法体硬抗,体内妖元像开了闸的洪水,饶是他三百六十五处窍穴全开,妖元深厚,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。

妖元不停修复着受损的肉身,魏十七无暇顾及其他,铁棒被神光一点点消磨,先是多了无数深浅不一的切痕,接着两处虚位被毁,精魂湮灭于神光中,魂器再度沦为一根废铁,最终断为三截。

鲁平略略松了口气,手一撒,放开第四道神光,就在那一刹那,魏十七有如神助,硬生生从三道神光的缝隙中挤出来,口一张,喷出一枚急速转动的剑丸,一道蓝莹莹的虹光横空出世。

以妖元催动本命神通,这一击蓄谋已久,倾尽全力,不成功,便成仁。

不等鲁平反应,白色神光刷地迎将上来,将藏雪剑“化虹”一击挡住,僵持了数息,一声哀鸣,化作一根三尺来长的翎羽,飘飘悠悠落下。剑丸亦遭重创,弹向空中不知踪影,心血相连的感觉竟被强行切断,魏十七觉得心头空落落的,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鲁平痛彻肺腑,一口气透不过来,七年来,他承受了无数异样的目光,怜悯,蔑视,嘲讽,幸灾乐祸,冷言冷语,他都挺了过来,只要五色神光镰在手,他就有扬眉吐气的一天。然而魏十七以下犯上,主动挑衅,视若性命的五色神光镰受损,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他终于失去了理智,将爱身惜命的念头抛诸脑后,怒喝一声,扯过第四道神光,冲着魏十七当头刷去。

神光离手,他瞬息老了数十年,原本斑白的须发染成霜雪,眉梢眼角的细纹深入肌肤,纵横交错,割出一张衰老的脸庞。清明估得极准,以鲁平的修为,尚不足以刷出四道神光,但他愤怒之下,起了杀心,不惜施展秘术透支寿元,也要将魏十七一举斩杀。

朴天卫下意识看了清明一眼,见他老神在在,浑不当回事,忽然记起了什么,不禁哑然失笑。果然是关心则乱,竟疏忽了魏十七藏在眉心间的后手。

与鲁平一战,魏十七手段尽出,到头来铁棒被毁,剑丸无踪,妖元耗尽,青、黄、赤、黑四道神光将他困住,肉身渐次溃败,自皮肉至筋骨,自筋骨至脏腑,他心静如水,暗暗叹息,原来,还是不够强啊!

先天一点混沌之气,分化五行之时,孕育了孔雀王法身,长成为尾部五根翎羽,形同宝剑,青、黄、赤、黑、白五色流转,重逾太古山岳,一绞之下,无物不刷。抽取孔雀王的脊柱,连同五根翎羽,炼成上古神兵,便是五色神光镰。

并非技不如人,他输给了五色神光。

眼前漆黑一片,在失去最后的意识之前,魏十七泥丸宫陡然一跳,眉心酸涩,飞出一缕青色的游丝,视神光为无物,只一割,四根翎羽齐齐飘落,鲁平如遭雷击,僵立不动,身体浮现出无数纤细的血丝,“哗啦”散作一地血肉。

那是当年清明种入他泥丸宫的一缕青冥剑丝。

青冥浩荡,无坚不摧。

魏十七膝盖一曲跪倒在地,双手撑住身体,胳膊颤抖不已,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浑身上下血肉模糊,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,他觉得饿,饥饿如潮水,吞灭了理智,攫取了身心,眼珠一轮,蒙上一层殷红的血色。

饿,真饿!他猛地转过头,狠狠盯着石梁岩上的两个身影,眼珠几乎要滴出血来。

“他怎么了?”朴天卫手指跳动,跃跃欲试。

“妖元耗尽,受伤过重,巴蛇妖丹反噬,撑过去,便是法体大成。”

朴天卫哂笑道:“鲁平充当了一回磨刀石,死得冤——莫非这一切都在你算计之中?”

“牵一发而动全身,世事每多意外,谁能算得如此精准,因势利导罢了。”

魏十七仰起头,四肢甫一发力,又收了回来,他张开嘴,嗬嗬嘶吼着,唾液滴成一条线,他强迫自己离开石梁岩,又经不住诱惑,一步三回头。

“他在干什么?”

“他很饿,要吃血食,此地只有你我,呵呵……”清明笑得诡异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