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

第三十二节 像野兽一样(1 / 2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不知沉睡了多久,醒来时,魏十七发觉自己躺在一个腥臊恶臭的山洞里,一抹光亮照进来,残缺不全的尸骸,骨肉皮毛,散了一地。魏十七转动眼珠,慢慢想起发生的一切,喉咙口咯咯作响,他取下中指上的万年化龙木指环,深深吸了口气,低下头苦笑一声。

什么都记得,每一个细节都清清楚楚。那一天,鲁平的血肉被牙齿嚼碎,磨成粗砺的肉糜,从喉咙沿着食道滑入胃中,一块又一块,不知餍足。元气滋补着身体,四肢重新充满了力量,他像野兽一样避开清明和朴天卫,像野兽一样在山崖间爬行,披荆斩棘,如履平地。

像野兽一样。

他来到南华谷,昼伏夜出,听从本能驱使,捕食妖兽,茹毛饮血,直到此刻才清醒过来。

谁能区分真实与虚妄?镇妖塔外的世界,会不会是另一个更为广阔的“虚妄之野”?

他是不是应该感到恶心,痛哭流涕,憎恶自己,永远被愧疚的阴影笼罩,不能自拔?

然而这一切没有发生。魏***步走出山洞,却见天地黯淡,大雪纷飞,他呼吸着冰凉的空气,赤条条行走在山崖间,雪片扑在他身上,尚未近身,就化作氤氲蒸气,一道白气扶摇直上,凝而不散。

他翻山越岭来到温汤谷,寻了一处泉眼,跳进滚烫的水中,闭上眼睛,任凭热水涌流,冲刷着每一寸肌肤。

过往种种,尽在眼前,他的心似水底的石头,水过,不留下丝毫痕迹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风雪停歇,彤云散去,夜幕低垂,星月如旧,魏十七吐出妖丹,仰头望着星屑一般的月华之精缓缓坠落,心中杂念尽去,无喜亦无悲。

妖丹渐渐染上一抹银灰,晦暗迷离,魏十七抿嘴一吸,仍吞入丹田中,却发觉月华之精散入经络窍穴,悄无声息,肉身已臻于极致,淬无可淬。

不破不立,破而后立,他在五色神光中从头到脚刷了一遍,“金刚”法体终至于大成,内外如一,水火不伤。

若阮青没有骗他,他距离“飞升的宝筏”又近了一步。

魏十七“嘿嘿”笑了起来,笑声越来越响,在温汤谷中回荡,宿鸟惊飞,栖兽彷徨。

笑声如癫如狂,潮水般漫过流石峰,徘徊在山坳涧谷,丹房静室,那一夜,无数剑修披衣而起,登高远眺,猜疑不定。

良久,幽谷恢复了宁静,魏十七闭上眼睛,呼呼睡去。

这一觉睡得极沉,待到日上三竿,他忽然睁眼醒来,冬日的暖阳照在他脸上,水声汩汩,周遭一片冷清。

他听见急促的脚步声踏雪而来,一路小跑着奔到泉眼旁,喘息声,抽泣声,一人跪倒在身后,窸窸窣窣抹着眼泪。

魏十七从水中起身,回转头,却见余瑶怀中抱着一只包袱,玉容清减,泪痕满面,妙目中尽是细小的血丝。

“你来了。”他淡淡道。

余瑶怔了一下,忘了说话,魏十七给她的感觉极为怪异,他似乎变成了一个陌生人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错愕一闪而过,她急忙解开包袱,取出干净整洁的衣物,伸长了手臂递给他。

魏十七踏上岸,水气顷刻间蒸干,他穿上衣袍,问道:“谁告诉你我在这里的?”

“是清明,他说你在温汤谷沐浴,让我赶紧送些换洗的衣物来,不然的话……不然的话……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