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

第三十七节 非战之罪(1 / 2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二人修为相仿,余瑶自恃入门在先,年岁稍长,横剑在前先取守势,谁知秦贞如游鱼一般倏来倏往,进五退三,步履变幻莫测,不停变换着方位,没有一刻止步。她忽然记起岁末赌局之时,寇玉城身陷“烛阴吹息”之中,便是凭借身法扭转颓势,心中不觉一凛。

魏十七瞧出了几分端倪,寇玉城的身法是在蛮骨森林之中与妖兽生死相搏,凭自身领悟习得,秦贞却有师承,进退有据,暗合星相,如他猜得不错,应当源自三眼灵猫苗子传与她的妖族功法。

赤鳞在先,身随剑走,秦贞进进退退,绕着余瑶转了一圈,渐渐熟悉了“重水”禁制,身法如庖丁解牛,以无厚入有间,愈来愈快。

余瑶叹息一声,不敢再任其蓄势,当下挺起阳火龙象剑斜斜刺出,一道赤红的火焰绕着她连转数圈,陀螺般一层层向外扩张。秦贞前冲之势不竭,赤鳞剑一摆,一点龙吻火飞出,抵住潮水般涌来的龙象妖火,摇曳不定,如风中之烛,似乎随时都会熄灭。

这一剑所取时机恰到好处,以龙吻火抵御龙象妖火,应对也无不妥,只是龙象妖火不受禁制束缚,凌厉之极,恐怕不等她近身,早被妖火重创。

魏十七皱起眉头,秦、余二人五行亲火,以离火之气驱使飞剑,腾挪杀伐,殊难留手,他本意是以“重水”禁制加以制衡,却没料到龙象妖火竟如此霸道,弄巧成拙,反而置秦贞于险地。

他当即踏上半步,五色神光镰握住掌中,正待出手,见秦贞似有后手,又按捺下来。

秦贞修炼的剑诀为“分神诀”,分心二用御双剑,但她并未找到第二柄契合自身的飞剑,是以始终以赤鳞一剑对敌。眼看龙吻火节节败退,抵不住龙象妖火,她即以左手拇指指甲掐住食指指肚,挤出一滴殷红的精血,顺势弹出,与此同时催动剑诀,赤鳞剑吐出一道剑芒,将妖火破开一线空隙。

精血不偏不倚,穿隙而出,刷地化作一张薄如蝉翼的血膜,扑向阳火龙象剑。

余瑶甚是机警,足尖点地,急退数丈,血膜犹如一只硕大的蝙蝠,忽忽悠悠追上前,被妖火一燎,早燃作一团血气,消散于无形。

秦贞暗道一声可惜,这血膜术能隔绝道胎与剑种间的玄妙感应,最是厉害不过,若是苗子出手,动念之间,便将人身鲜血尽数摄出,凝作一张坚韧无比的血膜,进退如电,从心所欲,她练得不伦不类,徒具其形,轻易便给对方破去。

余瑶不为已甚,阳火龙象剑指向对手,剑尖微微颤抖,妖火缠绕在剑身,如龙如蛇,她望了魏十七一眼,询问他是否到此为止。

魏十七踏入“重水”禁制,伸手搭在秦贞肩头,问道:“还有手段吗?”

秦贞眼神变幻,回头勉强笑了笑,道:“就这样了。”

“非战之罪,不必介怀。”魏十七揽着她走出禁制,余瑶扁扁嘴,收起阳火土龙剑,亦步亦趋跟在二人身后,一路无聊地踢着草叶石块,不知何故有些闷闷不乐。

熊罴崖上禁制密布,魏十七不敢乱走,他原路回转到铁索桥旁,寻了块平坦的大石,拂去积雪,招招手叫二人坐下。

余瑶抢上几步,坐在魏十七身旁,眼帘低垂,不时瞥他一眼。秦贞犹豫了一下,坐到他另一边,下意识伸手拉住师兄的衣袖。

魏十七望着余瑶道:“‘重水’禁制遏制飞剑法术,龙象妖火不受其扰,却是始料未及。”

“那就算我略占上风,稍胜一筹?”

“是,你可以放心了。”

余瑶鼓起脸吁了口气,之前魏十七的一句话给她带来莫大的压力,直到此刻方才释怀,兀自感到一丝丝委屈。

“以地火诀驱使龙象妖火,威力不俗,只是你在妖火上下的工夫太多,拖累了修为,火行剑诀易练难精,剑气关尤难突破,嗯,十年怎么样?”

“哦——咦?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