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

第四十二节 五印十势(1 / 2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朴天卫登上昆仑掌门之位,褚戈成为五行宗的宗主,消息传到无涯观,已是三天之后。

余瑶将二相殿发生的一幕细细道来,魏十七不动声色,只当闲话听,他早知紫阳道人有意把掌门之位传与朴天卫,二人心存默契,多年前就着手布局,整顿嫡系旁支,流石峰现在三足鼎立的局面,全在他们意料之中。

在他看来,流石峰上有御剑、五行、毒剑三个宗门,足够了,再多则徒生内耗。

距离紫阳道人把山河元气锁交到他手中,时间只过去了一年,但对魏十七来说,他已经在镇妖塔下度过了三生三世。山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,在虚妄和真实之间,时间失去了意义,他深切地体会到塔下之人的心情,阮青,岳朔,阮静,黎洄,郑尺八,刘云霄,过源,魏云牙,郭奎,还有那些知道或不知道名字的妖族,在生与死之间煎熬,欺骗着无法继续欺骗的自己。

没有肉身,也能算是活着吗?

只是魏十七心中有些纳闷,不久之前,当他功行圆满,离开镇妖塔时,群妖尚且安分守己,并未见叛乱之象,紫阳道人为何匆匆传下掌门之位,携清明不知所踪,他究竟是去了哪里?群妖作乱,炼妖池行将枯竭,只怕是掩人耳目的借口,掌门这一去,干系重大,短期内是不会回转流石峰了,不过这些都与他无关,他的所有时间和精力,都耗费于祭炼山河元气锁,无暇旁顾。

秦贞睁着秀气的眼眸,心中艳羡不已,剑气关像一座无法翻越的大山,横亘于她面前,二相殿中的剑灵剑丝,离她那么近,又是那么远。这一年来,她很努力,修炼分神诀之余,她将三面佛翻来覆去,不知看了多少遍,始终没有发觉其中的秘密,反倒是余瑶修炼地火诀,飞剑与剑诀相得益彰,一步步走得极为踏实。

失落之余,她也曾想过,请师尊为她寻一门契合的剑诀,但内心深处,又不愿辜负了魏十七的一番心意,迟迟没有开口。

这一年来,她见到魏十七的机会并不多,他总是很忙碌,不知在忙些什么,就连掌门更替这样的大事,也不放在心上。每一次见到他,秦贞都觉得自己又被推远了一些,他的音容笑貌虽然没变,但不经意流露出的凌厉和煞气,却越来越重,让她深为之担忧。

只有依偎在他怀中时,她才有了一点点自信。

魏十七望着窗外,隆冬时节,流石峰一片萧瑟,但是与往年不同,这是一个暖冬,没有雪的暖冬。

他想起了很多往事。

在他度过余生的那座南方城市里,每一个冬天都是暖冬,不下雪,不用取暖,最冷的时节,穿一件毛衣,一件厚外套就足够了。他在一所中学的实验室打杂,寒暑假很长,他是定居的过客,在租赁的房子里消磨时间,喝茶,看书,听音乐,看电影。不习惯对着屏幕,太亮,反光,伤眼,街头巷尾的租书店留下了他孤单的身影和不多的几张钞/票,他看了很多大部头的闲书,记得有一套书是四十本,断断续续看了很久。

他看书很杂,从字典词典到国学典籍,从外国文学到武侠小说,随手翻翻,有兴致就多看几眼,没兴致就丢在一边,书没有高下之分,不是为了获得学识,只是为了消磨时间。

他依稀记得,那套四十本的大部头,提到九字真言,叫什么“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”,对应九种手印,什么不动根本印、大金刚轮印、外狮子印、内狮子印、外缚印、内缚印、智拳印、日轮印,宝瓶印,听着高上大,很玄乎……

不过按照佛经的说法,常见的手印只有五种,说法印,无畏印,禅定印,降魔印,与愿印,称为“释迦五印”,说法印以拇指与中指、食指、无名指三者之一相捻,其余各指自然舒散,无畏印屈手上举于胸前,手指舒展,掌心朝外,禅定印以双手仰放下腹前,右手置于左手上,两拇指指端相接,降魔印以右手覆于右膝,指尖触地,与愿印以手自然下伸,指端下垂,手掌向外。

禅定印为双手印,说法、无畏、降魔、与愿为单手印,五种手印,需用六只手来演示,三头六臂,五种手印……

魏十七右手搭在窗棂上,食指轻点,忽道:“师妹,你把那尊精铁佛像拿来。”

秦贞答应一声,从储物袋中取出三面佛,递到师兄手边。魏十七接过佛像放在窗棂上,黑黝黝的一尊铁佛,三首六臂,结跏跌坐,捏定手印,面容一为金刚怒目,一为菩萨低眉,一为混沌未开。

他笑了起来,低声道:“我原以为是六种手印,没想到只有五种。”

秦贞站在他身旁,好奇地张望了一眼,问道:“什么手印?”

魏十七拉过师妹的左手,她的手很秀气,白皙修长,指甲红润,半月痕素白清晰,修剪恰到好处。这样漂亮的手,应该弹钢琴,而不是握剑。

他将秦贞的拇指与无名指相捻,其余各指自然舒散,问道:“有什么感觉?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