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

第四节 为何能破例(1 / 2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魏十七熄了夜明符,在黑暗中枯坐到天明。

天一点点发亮,一束光照在身前,细小的尘埃在空中飞舞,他依稀记得,也许记错,这叫作胶体效应?过去的记忆始终留存在脑海,时不时跳出来骚扰一回,这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?

魏十七钻出屋棚,舒展一下筋骨,眯起眼睛望着天边的云霞,心潮起伏。

小蝶远远站在树影下,搓手搓脚,等得心焦,终于见仙师出来,一路小跑着到他身边,脸涨得通红,低声道:“仙师,奴家爹爹是这里的族长,他想要见见你。”

“在哪里?”

小蝶神秘兮兮地朝四周张望了一下,拉拉他的衣袖,软语道:“你跟奴家来,奴家带你去,不远。”

左右也没事,不如随小蝶去会会族长,在铁岭镇住过的土人,与寻常汉人应该没什么两样,且听他是怎么说的,再作打算。魏十七不假推辞,举步跟在小蝶身后,往村落深处走去。

东方既白,村里的土人业已起身,裹着臃肿的兽皮,砸开河边的坚冰,用树皮桶汲水漱洗,也不怕冻,他们见小蝶和魏十七经过,一个个垂下头不敢正视,显然对飞天遁地的“仙师”心存敬畏。魏十七忽然想到,族长和小蝶如此渴望习得法术,恐怕不仅仅为了保护村落,更主要的原因,是为了维持自身的权势,被土人奉若神明。

七拐八拐,来到村落的西南角,小蝶推开一座屋棚的门户,侧身延请魏十七入内。

屋棚内很空旷,从规模看,容纳十多人绰绰有余,角落里奢侈地建了一个土炕,炕边有一个灶台,木柴熊熊燃烧,温暖如春。

土人的族长从炕上跳下来,他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,五短身材,皮肤黝黑,眼睛眯成一条线,嘴角微微上扬,始终带着笑意,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。

“幸会,幸会,魏仙师远道而来,辛苦了!鄙人是这里的族长,汉名叫金不换。”族长毕竟在铁岭镇待过,言谈彬彬有礼,却并不像其他土人那样敬畏有加。

“金族长见多识广,这土炕是你琢磨着造出来的吧!”

“惭愧啊,大概了解了一些道道,胡乱摸索,捣鼓了好几个月才弄好,刚开始不能点火,烟往里面倒灌,熏得人都呆不住,村里的老人虽然不说什么,肚子里都在笑,后来弄好了,给他们一人建一个,冬暖夏凉,他们尝到好处,想要更多,这才勉为其难,推我当族长的。”

小蝶点头微笑,从灶台上舀了开水,泡开少许野参须,殷勤地端给魏十七和金不换。

金不换掀动眉毛喝了一口,呼出满口热气,问道:“我听小蝶说,仙师愿意用法术交换我们土人的东西,不知可有其事?”

“那要看金族长有什么了。”

金不换呵呵笑着,岔开话题道:“之前我们跟仙师打交道,他们说昆仑的剑诀和法术,概不外传,仙师也是出自昆仑派,为何能破例?”

“昆仑的剑诀和法术,不能外传,这话不错,但天下之大,并非只有昆仑一派,金族长在铁岭镇,应当有所耳闻吧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金不换略加思索,伸手从炕洞里掏出一个油纸包,郑重其事打开,摊在土炕上,里面是一些兽骨和晒干的草药,“蛮骨森林里的妖兽,不是我们用长矛和弓箭能够对付的,原本还有祖上传下来的几颗妖丹,被孟仙师强换去了,只剩下这些兽骨和草药,不知能不能入仙师的法眼?”

魏十七对妖丹也并不是十分看重,反倒是“强换”这个说法引起了他的注意,他问道:“孟仙师换去了很多妖丹?”

“是啊,有多少要多少,很急切,用盐、茶叶还有烟草来换,比其他东西值钱多了,村里的老人藏不住,都拿了出来。”金不换的语气里透出遗憾,显然觉得这样的交易土人亏大了,但对方是剑修,要依靠他的力量护佑村落,他也不便多说什么。

魏十七拈起一根干枯的草药,心中转着念头,孟中流为何对妖丹孜孜以求?莫非他在修炼《合气指玄经》?这倒不无可能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