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都

第八节 杀戮的感觉(1 / 2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妖兽终究不是无知觉的死物,前赴后继送死也有个限度,魏十七挥动五色神光镰,杀出尸山血海,忽然发觉身前一空,妖兽尽数退在两旁,畏畏缩缩不敢上前。

然而它们终究没有掉头逃窜。

蛮骨森林深处,妖气冲天而起,正主终于出现,赤身大汉,妖娆女子,长髯老者,非但一个不少,还多了一个脸色阴冷的黑瘦少年。

那黑瘦少年的左手手背上没有印痕,而其余三人,正如孟中流所言,都是骡。

魏十七深深吸了口气,浓郁的血腥味让他陶醉,杀戮的感觉是如此之好,他觉得自己已经爱上了这种游戏。史平复察觉到他的改变,伸手按住剑囊,眉头紧蹙,不禁担心他会否就此失控。

魏十七没有回头看他一眼,自作主张上前,举起五色神光镰指指三人,道:“报名。”

妖娆女子眼波流转,似有些吃不准,娇滴滴道:“莫非他是姜永寿?”

赤身大汉摇摇头,瓮声瓮气道:“不是,姜永寿没这么壮实,要更瘦一些。”他声音如金石相磨,粗砺而沙哑。

长髯老者颇为困惑,上下打量着魏十七,不紧不慢道:“老夫晏南平,阁下面生得紧,怎么称呼?”

魏十七懒得跟他敷衍,“还有两个呢?”

“江巨野,沈瑶碧……”晏南平下意识叨念出声,他觉得警惕,又感到亲切,血脉似乎受到了某种压制,骚动不安。一个念头闪过脑海,他倒抽一口冷气,骇然道:“你……你是睚眦还是巴蛇?”

当年陨落在通天阵中的天妖,计有巴蛇,夔牛,睚眦,朱雀,玄龟,螭龙,青鸟,最初的数万年,这方天地尚且稳固,“血胎”遭到遏制,沉眠不醒,直到数百年前,天地迅速崩坏,血脉才渐次复苏,冥冥之中,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线牵引,螭龙姜永寿,青鸟潘云,夔牛晏南平,玄龟江巨野,朱雀沈瑶碧,最终来到蛮骨森林,聚集在一起,相互扶持,静静等待着血脉第一次觉醒。这其中,唯有巴蛇和睚眦不知所踪。

阮静的到来改变了他们的命运,从此后,分道扬镳,渐行渐远。

魏十七道:“睚眦巴蛇,嘿嘿,攀亲戚?废话少说,来来来,先做一场,先挣下性命再说!”

晏南平心下了然,对方虽是人妖混血,却沦为昆仑手中的刀剑,跟他们并非一路。他捋着长须,长叹一声,惋惜道:“也罢,巨野,你且擒下他,莫伤他性命。”

那赤身大汉应声上前,双拳对撞,砰砰有声,正待叫阵几句,眼前忽然一花,魏十七已抢到他身前,一拳击出,似慢实快,竟让他生出躲无可躲的错觉。

江巨野心中一凛,顺势将双臂交叉,一块黝黑的龟甲凭空浮现,硬挡他一击。

拳甲相交,一触即收,悄无声息,江巨野僵立片刻,眼珠几乎凸出眼眶,噔噔噔连退十余步,脸涨得通红,几乎要滴下血来。

魏十七“咦”了一声,心念略转,嘀咕道:“原来是玄龟,难怪……”

天妖玄龟以皮糙肉厚见长,单凭拳脚,未必能将其轻易击溃,魏十七再度揉身上前,挥动五色神光镰,疾如风雷,撩,劈,砍,啄,勾,崩,挥洒自如,将那江巨野逼得毫无脾气,只能凭借龟甲苦苦支撑。

那龟甲不知是何物所化,坚不可摧,被江巨野炼得随心隐现,堪堪敌住五色神光镰。晏南平见他虽然狼狈,勉强还撑得住,当机立断,弃魏十七不顾,将手一挥,命妖兽倾巢而出,扑向一干昆仑剑修。

摇曳的火光之下,双方陷入混战。

史平复手持撼岳剑,当先找上晏南平,王晋缠住沈瑶碧,浦尾生缠住黑瘦少年,三人齐齐出手,留下一干二代弟子对付妖兽。秋子荻目光闪烁,忽觉肩头一沉,一柄黑沉沉的鬼火剑压在他肩头,剑脊隐隐流动着一抹暗红的火焰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